海外华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海外华人网 门户 新闻时事 查看内容

金融时报:金正恩将视中国为敌?导弹不需精准度

2017-5-4 21:00| 发布者: lxhhh| 查看: 34| 评论: 0|来自: 金融时报

  魏城

  最近中国社交媒体上最火的句子是:“朝鲜的导弹不需要精准度,能射出去就行了,反正周围到处都是它的敌人。”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朝鲜的诸多敌人,也包括它最大的邻国——中国。

  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不过,有些玩笑话,往往曲折地反映了某种真相,有时是事实真相,有时是国民心态的真相。此话能火,至少说明如今许多普通中国人都承认朝鲜对中国的敌意了,他们都不认为朝鲜现在还会把中国视为友好国家,更别提“盟国”了。

  最新发射的“敌意之弹”

  这些年来,每当中国人想轻松一下,想快乐一下,朝鲜都立即用核试验或导弹发射来提示一下朝鲜对中国的这种“敌意”。最新的例证就是: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是中国的五一小长假,朝鲜在中国三天假期的首日,即4月29日早晨,就再次向准备度假的中国人发射了一枚虽然刚升空就爆炸、但仍然具有愤怒示威之意的导弹。

  不过,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却认为,朝鲜选择在4月29日发射导弹,主要是为了“气”美国——因为这一天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百日纪念日:“29日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百天,特朗普在这之前向所有100名美国参议员通报朝鲜情况,与15个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大使在白宫会晤,把‘国内动员’和‘国际动员’都搞了,朝鲜还是‘不服’,这让特朗普有些难堪。”

  但特朗普本人并不这么认为。朝鲜发射导弹后不久,这位刚在白宫住满百日的美国总统就发了一条推特,称“朝鲜今天发射了一枚导弹(虽然不成功),这是对中国及其备受尊敬的国家主席的意愿的不敬。很糟糕!(North Korea disrespected the wishes of China & its highly respected President when it launched, though unsuccessfully, a missile today. Bad!)”

  特朗普所说的中国“意愿”,大概是指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后中国同意努力说服朝鲜暂停导弹发射的愿望。

  随后,特朗普4月30日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台(CBS News)采访时,再一次谈到中国对朝鲜不断发射导弹不会感到高兴,他强调说,他认为,中国不想看到一个不稳定的朝鲜,中国肯定不想看到朝鲜拥有核武器,而中国不喜欢朝鲜拥核已经很长时间了。

  其实,朝鲜最新一次发射导弹的初衷,究竟是“提醒”习近平还是特朗普,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朝鲜早就不把中国的意愿、中国的利益、中国的劝告放在眼里、更别说放在心里了。换言之,本文最初提到的那句玩笑话确实包含着一定的道理:虽然朝鲜目前尚未公开宣布中国是其众多敌国之一,但其心底深处却早已不再把中国视为友好国家了。

  从未有过“蜜月”的“友邦”

  且不说如今中朝因朝鲜坚持发展核武器所引发的利益冲突,即使在所谓的中朝“蜜月期”,这两个邻国之间的关系也是起起伏伏、充满危机的。

  中国学者沈志华被公认为是研究冷战时期中朝关系的权威,他指出,很多中国人都以为1950年至1957年是中朝关系最好的时期,“其实错了,这段时间是中朝关系最不好的时候。档案文献显示,在整个朝鲜战争过程中,中、朝两国在几乎所有的问题上都存在分歧,立场完全不一样。”

  至于到了1992年中韩建交,中朝关系更是跌入低谷。前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在《外交十记》中披露:当年7月赴朝通报中国决定与韩国建交的立场,金日成表示“中国既然已经决定,那么就那样办吧”,说完起身便走,中方代表意识到会见已结束。此次金日成接见中国代表团时间之短、气氛之平淡前所未有,之后没有举行任何例行招待宴会,钱其琛一行当天就返回了北京。此后金日成再未踏足中国。1993年,北京以两票之差丧失了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朝鲜将关键的一票报复性地投给了悉尼。1997年,逝世时,金正日也没到中国大使馆吊唁。

  而后来中朝之间就朝鲜核试验问题引发的争执,更使两国关系陷入寒冬()期。如今,朝鲜已经不惜公开撕破脸皮,高调批评中国。例如,朝鲜中央通讯社今年4月21日发表题为《还好意思随波逐流?》的评论,不点名地批评中国:“如果他们估错朝鲜的意志,对人家随波逐流,执着于对朝鲜经济制裁,或许会得到朝鲜的敌人的欣赏,但也要对同朝鲜关系的灾难性后果做好思想准备。”再如,韩国《朝鲜日报》引述消息称,面对中美逐步向朝鲜施压,朝鲜政府近日透过人民班演讲以及保卫部的讲座,大肆批评中国,公开斥责中国是“妨碍统一的无耻国家”,报道指出,朝鲜一般只会以类似的用语谴责美国,今次用来批评中国,情况实属罕见。

  在中国,朝野各方仍然把朝鲜当作“友好国家”甚至“盟国”的人,可能也不多了,但高层仍有人有一种误解,认为朝鲜核危机的利害相关国是朝鲜、美国、韩国,最多加上一个,而中国不是朝鲜的敌人,也不掌握解开僵局的“钥匙”,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也非常有限,所以国际社会不要指望中国能帮上多大的忙。

  例如,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4月30日发表署名“钟声”(意为“中国之声”)的国际评论《朝鲜半岛需要负责任行动》,仍然认为:“中国不是朝鲜半岛问题的直接矛盾方,解决半岛核问题的钥匙也不在中国手里。”

  再如,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即将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研究中心刊文,回答近期一个常被人提及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不承担更大的责任,让朝鲜停止其核武计划?傅莹的一个观点是:因手中没有能打消朝鲜安全担忧的钥匙,中国就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去说服另一个国家停止其核计划。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民日报》的上述评论和傅莹的上述观点有一定道理。但中国的对朝决策应该、也必须考虑以下这两个情况:

  一、朝鲜拥核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就是中国,这里的“害”不仅包括朝鲜在离中国很近的地方进行核试验所产生的核辐射、未来可能出现的核泄漏或核事故,也包括朝鲜拥核可能带来的不利于中国的一系列地缘政治、地缘军事变化,如日本、韩国可能以此为由发展核武器,再如美国可能以此为由加强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存在等,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则是已经发生的不利于中国的地缘变化;

  二、考虑到朝鲜金家王朝三代统治者反复无常、暴虐成性的性格、尤其是残忍清洗其姑父、派人杀死其同父异母哥哥等等行为,中国不应抱有任何侥幸心理,不能排除某一天金正恩不仅在心底、而且在行动上视中国为敌的可能性。

  中国对朝还有什么“牌”?

  基于以上两个考虑,中国就应该用大、用尽自己手里已有的影响力之牌,例如……

  行文至此,我看到微信上我的一个朋友群里,有人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中共外交部副部长紧急召见朝鲜驻京大使馆公使朴明浩(驻京大使池在龙日前已回朝鲜),代表中方就朝鲜发射飞毛腿中程弹道导弹事件,作出带有最后通牒性质的警告。

  消息称,中共外交部长亲自出席召见朴明浩,然后由副外交部长宣读备忘录,以表示事态的严重性、危险性在激化。

  中方致朝方备忘录中,特别强调,如朝鲜一意孤行的进行核子装备的核试爆炸,中方一定会做出强烈抗议,并采取5项严厉惩罚措施:

  一,坚决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就此通过经济方面制裁和其他措施;

  二,即日即时终止石油和石油燃料供应;

  三,即日停止一切经贸协议;

  四,撤回驻朝鲜的大使,并视事态发展作出进一步措施;

  五,关闭两国水、陆两路边境、水界,并视事态发展考虑实施封锁、戒严等措施。

  据称,中方还表示,如果朝鲜当局一意孤行,北京将被迫向全世界宣布终止中朝友好合作条约。”

  我上网搜了搜,虽然中国社交媒体和网上论坛都在疯转这条信息,但关于其最初的新闻来源,我只搜到一个信息源:香港《动向》杂志,而且谈的也是中国针对朝鲜4月16日试射导弹的所谓“回应”。我没有搜到中国官方的信息源,也没有搜到著名国际媒体的相关报道。

  看来,这条新闻的真实性成疑。

  但且不论真假,说实话,中国早就应该这么做了。这条信息中所提到的几条措施,就是中国目前手中仍然掌握的影响力之牌。

  其实,中国已经有人主张中国应该打出更多对朝影响力之牌了。例如,《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主张,必要之时,中国应该对朝“断油”。朝鲜4月29日发射不成功的导弹之后该报立即发表的那篇社评,也再次提及“断油”:“北京一定要坚守住当前的态度,那就是坚决反对朝鲜发展核导技术,要让平壤有它如果搞新核试验必将遭到包括被断油在内更严厉制裁的明确预期,同时坚持双暂停和双轨并行主张,要求美国展现降低对朝军事威胁的姿态,更清楚地宣示愿意和平解决半岛问题,不威胁平壤政权的生存。”

  尽管国际社会对朝制裁的效果不佳,但军事解决朝鲜核问题既不可取,也极危险,因为铤而走险的金正恩很可能使用朝鲜已有的核武器,对邻近的韩国、日本、甚至中国进行军事报复。国际社会不要期望对朝制裁能在短期内奏效,而应该放眼于长期:首先,坚决拒绝承认朝鲜的核国家地位,其次,通过长期的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内部策反、胡萝卜加大棒等措施,鼓励朝鲜弃核,惩罚其进一步的核试验……这种做法也许很久难以奏效,但仍然好过可能导致大规模生灵涂炭的军事打击选择。

  好在中国如今已经意识到,中国绝对不应无条件地为金正恩不负责任的行为背书,更不应屈服于朝鲜的核讹诈。

  例如,《人民日报》4月30日发表的那篇评论严厉警告平壤当局:“朝鲜必须尊重和遵守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不可在射导、核试、被制裁,再射导、再核试、再被进一步制裁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

  再如,《环球时报》4月28日发表的另一篇社评明确表示,中朝关系的“前提必须是不违背中国的国家利益,不让北京为平壤的极端政策埋单”,这篇社评还在文末强硬地表态:“北京希望帮着寻找各方利益和主张的最大公约数,如果失败,半岛局势最终走向摊牌,中国既不怕朝鲜,也不怕美韩,我们有足够力量对肆意踩踏中国利益红线的任何一方予以回击。”

  当然,未来中国的对朝政策,不能仅仅限于“不怕”,还需要对金正恩一旦行动上视中国为敌的那一天做好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准备,包括反导准备,此外,中国还要认真考虑如何提前终止《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

  历史上有过太多曾经的“友邦”、甚至“盟邦”反目为敌的例子,一个不那么遥远的先例,就是曾经一度互以“同志加兄弟”称呼的中国和,后来居然走向了彼此间的战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网

Powered by 海外华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