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海外华人网 门户 新闻时事 查看内容

中国第一狗仔卓伟的覆灭 或因与合伙人闹掰

2017-5-5 08:38| 发布者: lxhhh| 查看: 133| 评论: 0|来自: 腾讯

  

  5月3日,一条来自“新风行工作室”的微博轰动娱乐圈,总是爆料明星的“中国第一狗仔”卓伟,这次成为新闻主角,站在了八卦风暴的正中心。

  该微博是十余名摄影师的集体辞职信,这些摄影师的身份并不简单,“文章出轨”、“白百何事件”、“锋菲复合”、“董洁出轨”等娱乐圈的“猛料”都出自他们之手,他们是冲在一线的拍摄者,也是卓伟旗下“风行工作室”的功勋员工。

  

  卓伟自诩中国第一狗仔

  从平媒的普通文字记者到“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十余年来频频向娱乐圈抛出炸弹,在八卦界堪称“一手遮天”,而他的“狗仔队”——“风行工作室”也在短短几年内也壮大成为“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有限公司”,公司旗下拥有多个自媒体平台,备受资本青睐,并在2015年轻松获得千万级别融资。

  把八卦做成生意,卓伟的创业故事被圈内人奉为“神话”,如今却面临元老员工集体出逃的境遇,到底是偶然现象,还是积怨已久,卓伟庞大的八卦利益链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为此,腾讯娱乐采访业内多名资深人士,揭开“辞职风波”的来龙去脉。

  辞职“风行”的都是一线摄影师

  “尊敬的卓伟先生您好,我们是风行工作室的摄影师,因工作理念冲突,经过慎重商讨我们决定集体向您提出辞职”。昨天(5月3日)下午,风行工作室建立新的微博,称为“新风行工作室”,并发出了第一条微博,集体向卓伟请辞。

  

  风行工作室集体辞职信

  在这封辞职信中,新风行工作室提到八卦不是捕风捉影的猜测,而是需要一番番求实,似乎暗指近期卓伟在微博中所爆料的内容失实。同时,他们强调离职原因是“不希望辛苦完成的工作成果变成某个个体博眼球的工具”。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现风行员工讲述,发出辞职信后,大约十名负责的摄影师集体退出公司的微信大群。

  一个小时之后,卓伟发出微博,“我很好,风行还在,下周一见”随后秒删,改发,“我很好,风行还在,周一见,还有料”。短短十三个字,不仅风轻云淡地回应了事件,还顺带打了个广告。

  

  卓伟的回应相当淡定

  卓伟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开信中所说的全体摄影师并不准确,其实只是一部分”,不过他并没有透露辞职摄影师占“风行工作室”所有摄影师的比例。

  值得一提的是,风行工作室的摄影师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偷拍摄影师即狗仔,另外一部分负责日常采访,此次提出辞职的就是偷拍摄影师们。

  尽管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这次员工大规模出走给卓伟带来的损失不可估量,毕竟这些偷拍摄影师都是前线的“战士”,也是摄影团队里经验最丰富的员工,没有这些执行者,哪来的爆料?

  消息一出,各种“辞职真相”层出不穷。表面上,辞职信上已经写的很清楚——工作理念冲突,但事实上风行工作室成立至今已有11年之久,这些员工也大多是从创业初期就跟卓伟一路走来的,如果理念不合,早就分道扬镳了,为何要在公司正蓬勃发展的时候集体请辞,要知道“白百何事件”、“刘恺威事件”都是公司近半年来的猛料。

  腾讯娱乐通过多方打探,还了解到另外一种说法——此次辞职风波,是公司另外一名大股东冯科挑头的,他打算带着团队集团出走,另立门户。

  冯科是谁?

  冯科,可不是张靓颖的老公冯轲,虽然名字同音,但他们在娱乐圈的江湖地位可大相径庭。冯轲作为张靓颖的幕后操盘手,最近两年因为和张靓颖的婚事才被人熟知,而冯科可是娱乐记者们的“老前辈”。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光线传媒旗下的《明星bigstar》,那叠粉红色的报纸是内地第一份八卦报刊。

  

  国内最早的八卦报刊

  早在2003年5月,冯科就作为摄影记者加入该报,而卓伟则以文字记者身份同时加入。两人并肩作战,一人写稿一人拍图,他们尝试着用跟踪偷拍的方式做独家新闻,并逐步建立线人队伍。其实卓伟原名韩炳江,后因报道纠纷而改叫笔名卓伟。

  当时“狗仔队”在港台地区已经日趋成熟,而在国内尚未起步,可以说,冯科和卓伟组成了内地第一支狗仔队。卓伟文字功底强,喜欢看历史故事和侦探小说;冯科是射箭运动员出身,喜欢飚车和健身,这两人一文一武,是最佳拍档。

  当时,他们合作拍出了《与前大款男友的秘密生活》丶《〈十面埋伏〉北影片场探秘》丶《〈千机变2〉剧组群殴记者》丶《姜文周韵太庙漫步》等近百篇独家爆料,几乎每篇都引起全国报纸、网站的“疯狂”转载。

  2005年底,卓伟和冯科相继辞职,前者去了《新京报》,后者去了新浪娱乐。当时,冯科是“王菲生子”的独家拍摄者,全国只有他一人拍到了王菲被推出产房的镜头,两人虽然不再在一家单位供职,但成绩依然在业内遥遥领先。

  “风行”前世,卓伟冯科一文一武好搭档

  时间到了2006年11月,卓伟和冯科再度合作,成立风行工作室,专门把拍到的独家新闻卖给各大媒体。

  当时,风行工作室内容分销渠道为传统媒体和网络两种,其中传统媒体以卓伟后来就职的《南都娱乐周刊》为主,网络则与搜狐签了独家合同,每个月提供120条新闻,每条新闻包括数十张照片和几段剪辑、配音完整的视频。

  

  文章的出轨事件,卓伟把新闻最先给了《南都娱乐周刊》

  工作室成立之初,加上卓伟和冯科两人,团队成员一共还不到十人,但爆出过很多重磅八卦,包括曝光赵薇与王励勤的恋情、张斌和胡紫薇复合、夏雨与牵手、顾长卫与神秘女子“”等等。

  那时的“风行工作室”也是叫明星闻风丧胆,他们的偷拍摄影团队就像一支“特种部队”。

  据说,北京大部分路段红绿灯之间的距离他们心里非常清楚,因为“狗仔”开车跟拍要保持合适的距离,与目标车距离必须能跟能躲,红绿灯位置测算不好要么跟丢、要么暴露。

  冯科和卓伟当时也是冲在一线的记者,两人的敬业精神也曾撼动不少同行。记得《明星bigstar》时期,曾花上千万人民币为电影《无极》做保密工作,当时所有的记者都拿不到电影的一点点资料。

  卓伟和冯科跑到横店找线索,这两人不知道从哪里偷了一部云梯,白天怕人看见,就把云梯藏草丛里,到了后半夜,卓伟把云梯架起来,冯科爬进城墙找了一个角楼躲了起来。冯科负责拍摄,所以他在角楼里蹲了三天三夜,身边带着有矿泉水和食物,睡觉和大小便都在那个角楼里解决。卓伟就在外面利用关系结识片场的人,不断地报道《无极》剧组进展。

  后来,报道终于推出,连陈凯歌都感叹,自己雇的这些保密人员简直是“饭桶”,剧组工作人员顺藤摸瓜找到冯科偷拍藏身的角楼,看见里面满地的屎尿粪便,矿泉水瓶,饼干碎片,烟头……条件艰苦到不能想象。

  冯科精于偷拍,而卓伟除了写稿还善于在圈内寻找资源,拉拢人脉,渐渐卓伟便退出前线,平日里的新闻,都是冯科带领狗仔团队拍摄,卓伟通过视频和图片资料进行文字还原。

  冯科拍图不要命,大多冲在第一线

  如今圈内的娱乐记者,很少有人看到过卓伟和冯科并肩作战,但却有很多人见证过冯科拍摄时的风采。

  “他简直就是车神”,网络记者月月(匿名)告诉腾讯娱乐。月月说,当年大S结婚时保密工作极其周全,一面靠海,另外三面都被封得严严实实,“当时,所有记者都进不去现场,连一向厉害的台湾记者也无计可施”,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冯科一脚油门,驾车硬闯进酒店大门,“当时酒店保安都吓傻了,只好给抬杆,晚一秒杆子就被撞碎了”。

  而摄影记者田浩(匿名)也回忆起和冯科抢新闻的经历,当时是拍出狱,都已经是凌晨了,高晓松妻子夕又米为甩开媒体不停变道,冯科紧追其后,“当时我都开到180迈了,我心想,还是命重要,就干脆放弃了,冯科他们的速度肯定在180迈以上,他们的摄影师站在座椅上,半个身子伸出天窗拍,真是太危险了。”

  

  高晓松酒驾出狱时,冯科也冲在了一线

  包括之后的“张默出狱”、“阿娇艳照门后首次来京”等等事件,冯科都冲在第一线,拿到了第一手材料。

  2010年左右,卓伟与冯科将工作室升级,成立了“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有限公司”,公司的业务和当初“风行工作室”差不多,他们的口号就是——给平面媒体和网站提供有娱乐价值的图片和视频节目。

  有媒体曾经报道,当时公司的员工也不过15人,人均月薪1万元/月,加上跟拍的车旅费、线人费等,能保证收支平衡都不易。

  后偷拍时代,八卦变成生意

  2014年,风行工作室因为文章出轨事件再次名声大震,同年年底,卓伟与冯科两人自筹30万元重新开发了全明星探App。

  就在这时,资本也开始注意到风行,2015年,风行获得了来自联创永宣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冯科回忆获取投资的情形,带着策划书,没费多大力气就谈来了1000万投资,“很多资方追着,恨不得你赶紧签完,3天之内就打钱。”

  如今的风行工作室拥有50多名员工。每天3组人马出动,每组标配3人:司机、摄影、摄像,有专人负责视频剪辑、配音。冯科也从前线退居幕后,有娱记回忆,“最后一次见到冯科‘真身’应该是在房祖名出狱的时候,但冯科仍然是偷拍团队的灵魂人物,在后方指挥,毕竟他经验最丰富。”

  与此同时,卓伟则从幕后走到台前,他注册了微博,冠以“中国第一狗仔的称号”,如今粉丝已逾700万,全民星探还推出了专访栏目“全民星谈”,卓伟也在去年首次登上直播。在知乎live的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中,卓伟爆出了52个料。

  

  最近卓伟的微博问答相当高调

  自媒体时代,卓伟不仅是各大网站的内容提供者,还打造了自己的产业闭环,拥有如此庞大的用户基数,他们已经具备了通过流量来进行广告变现的能力。

  此外,还有知情者透露,去年他们被明星买回去的偷拍新闻就价值1.2亿,不过该说法未经当事人证实。

  理念不合,OR最大股东被踢出局?

  昨日辞职信曝光后,各种消息也接踵而来。有人分析是“元老级的摄影师”冯科因为与卓伟理念不合所以集体辞职,还有人分析称,是冯科带领自己的团队,集体跳槽,想要自立门户。

  关于第一种说法,有媒体采访到卓伟前员工,对方表示,团队一直建议卓伟对外要低调一些,但卓伟不听,“微博的工作人员想让他做微博问答,但我们团队商量了之后让他不要做,他是一个连微博密码都记不住的人,很多手机上的操作都是身边的工作人员来帮他完成,他也就是会打字,会回答回答问题。他回答的这些问题,有些并不是拍到的。风行工作室一直在追求新闻真相,他就是随口一说,并没有什么证据,风行兄弟可能是因为这个才辞职的。”

  而关于第二种说法,腾讯娱乐也做了相关调查。在公开平台中查看“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不难发现,公司目前有九位股东,其中冯科占股28.5%,卓伟占股26.5%,目前冯科是公司最大股东。

  

  冯科是“风行”最大股东,韩炳江就是卓伟的本名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辞职风波就是冯科“挑头”的,他想带领偷拍团队另立门户。起因是,在上一次股东大会上,“冯科被踢出局了,已经被架空了”。

  对此,第三方律师庞理鹏告诉记者,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指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因此冯科虽然是大股东,但并不一定是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决策权并不在冯科手里。

  但如果冯科成立新公司,会不会侵犯风行工作室商标权?对此,庞理鹏律师指出,风行公司全称是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有着自己的注册商标。鉴于新风行公司还未设立,单从设立新风行工作室来看,并不能判断其是否侵犯商标权问题。

  但尽管风行工作室摄影师集体辞职行为法律并不禁止,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辞职者不能侵犯原公司的商业秘密,否则可能面临法律追责。

  作者:张丰,腾讯·大家专栏作者,读书人,媒体人,现居成都。

  摄影团队集体宣布辞职,这恐怕是“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始料未及的。但是,从根本上说,这又是必然的。

  辞职信通篇讲述的就是一个“分赃不均”的故事。在没有任何外部质疑的情况下,辞职信中就否认“分赃不均”,正是事件的最大的疑点所在。当然,我们也可以宽泛地理解“分赃”,这里要分的,是整个狗仔队行为的全部收益,而不仅仅是钱。

  

  卓伟

  辞职信的核心内容,是认为卓伟最近特别爱出风头,与团队的价值观已经有所背离。“近期,您在各个平台的个人秀己经人声鼎沸如火如荼。我们想说,‘中国第一狗仔’是团队结晶,承载着风行工作室对娱乐行业的视角和态度,而不是一个明星网红。我们尊重工作,靠实力战斗。不希望辛苦完成的工作成果变成某个个体搏眼球的工具。所以,我们集体提出辞职。”

  这里说得再明白不过,大家辛辛苦苦去偷拍,最后出风头的好处被卓伟一个人给独吞了。在个人IP越来越重要的自媒体时代,卓伟头顶上的光环,比几百万投资更重要。卓伟正在通过微博上的“个人秀”,把整个团队辛辛苦苦获得的爆料,转化为自己的个人资产(关注度、点击量)。因此,团队在这个时候,才强调团队价值和职业理想,来对付卓伟的背叛。

  据新京报对卓伟团队成员的采访,卓伟以前为人非常低调,对网络也一窍不通,“他连微博密码都记不住”。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最近在网上玩起了问答。他显得胸无城府,因此获得了网友的好感和团队的怨言。这是传统“狗仔队”的新媒体转型案例,非常可惜,是一个失败的案例。

  卓伟是传统媒体人出身,但他最初的新闻理念,与传统媒体的新闻观有很大背离。他在新京报的时候,因为报道窦唯的经济状况,而为报社带来麻烦,但这已经算是卓伟传统媒体生涯的亮点了。更多时候,他关注的那些明星绯闻与隐私,在报纸上根本发不出来。但是卓伟认定,对一个娱乐新闻记者来说,狗仔队的事业,就是新闻事业,他最终选择了从传统媒体离开,自己单干。

  

  窦唯报社烧车事件

  他最初的客户,是门户网站和处于竞争激烈的地方传统媒体。卓伟一般会在一个大城市选择一家媒体“独立合作”,收取不菲的年费,“风行”会为客户进行不定期供稿。这种内容变现的办法,是原始而笨拙的,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风行”的生存都非常艰难。为了凝聚团队战斗力,卓伟不断强化偷拍这种工作的价值,整个团队几乎是靠“新闻理想”来支撑。“我请你吃饭”,是他对员工常用的抚慰办法,这让他充满了人情味。

  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丑行被曝光,只能算是活该,在法律上,卓伟自认为是站得住的。但是,他不断强化自己工作的“正义性”,也带来了一种危险。卓伟总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来“监督”,明星偷情,万众辱骂,进而引发粉丝之间的争吵。受益的当然是卓伟及其团队,他必须一直正确下去,但是这种不断加强的道德优越感,也让他变得越来越极端和自负。

  前些年,人们还主要是通过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来获得信息,这特别适合卓伟团队的生存模式。用一个月的时间去偷拍一个明星,结果可能只是获得一张模糊的亲吻照片,但这足够大家兴奋一阵了。事实上,“风行”团队尽管非常敬业,但每年能够拿到的东西其实非常有限。那是一种慢节奏的工作状态,这让卓伟和团队都有时间来消化掉偷拍带来的负面情绪,有时间把整个团队凝聚在新闻理想的旗帜下。

  

  传统狗仔工作设备

  这两年的自媒体时代,这种工作节奏就很成问题了。人们对绯闻和八卦的需求当然大大增加了,但同时,即使是白百何这么劲爆而负面的新闻,也很难长时间抓住受众眼球了。网络热点的寿命变得短暂,这会让卓伟的团队陷入煎熬。对那些摄影师来说,那种长时间的偷拍所忍受的寂寞,与最后料爆出来后的收益相比,显得很不成比例。

  不管是摄影还是摄像,在自媒体时代都是最容易变现的媒体工种。短视频时代,拍摄一个60秒的东北段子,流量可能都比风行团队偷拍一个月要大得多。狗仔的“敬业精神”,往往要求他们拍出更真实的东西,但是在自媒体时代,这显得有些可笑了。每个明星都可以利用自媒体散布一些似是而非的绯闻出来,质量不会比“风行”过去的普通作业差。

  当然,还有直播的兴起。直播带来的趣味,让偷拍显得落伍,甚至在哲学上直播也与偷拍相矛盾。白百何的视频出来后,有相当多的人甚至一度怀疑它的真实性。非直播状态下的视频,总让人怀疑是后期编辑过的。这对狗仔队来说是一个问题,卓伟的团队也在搞直播,但直播的却是明星愿意宣传的内容。直播时代,还需要狗仔吗?过去那种辛辛苦苦偷拍还值得吗?这也许是“风行”团队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卓伟要把整个团队的生产成果,悄悄嫁接到自己身上,就让人难以忍受了。“风行”是一个团队,它不应该是一个网红。但是现实是,它现在已经快演变成网红了。“偷拍”必须隐藏在黑暗中,但是卓伟却已经被新媒体捕获,走到了前台。团队的人指责他,说他不该发那些问答微博,他解释说,自己只是躺在床上发着玩儿。尽管这可能是如实描述,但却不是一个很诚实的说法,因为他的那些问答,应该是有收益的。

  卓伟已经感觉到新的内容生产方式的魔力和威力了(躺着发微博就把钱挣了),但是却不能把这种福利带给他的战友们。“狗仔队”的生存基础,是传统媒体太不争气。但是,在自媒体时代,一切都发生了变化。“风行”团队没能转型为一个成功的自媒体,而团队的成员,也不愿意整个狗仔队最后只结晶为卓伟这一个网红,所以,这种“分裂”几乎是必然的。

  今天,人们可以为“中国第一狗仔队”写一份悼词了。离开了卓伟的摄影师们,以及离开了拍摄团队的卓伟,都很难再成为焦点。当然,卓伟还可以继续贩卖那些所谓猛料,但那都是存货,当受众不再对他产生新的期待时,一切就结束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网

Powered by 海外华人网

返回顶部